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鬥羅大陸同人之馬紅俊的再出擊 -



三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與劍鬥羅一戰對史萊克六怪的打擊比大師想象中還

要大,六個人足不出戶整整三天,這三天內,他們沒有再進行任何實戰演練,也

沒有任何交流,就靜靜待在各自的木屋中修煉直到寧風致派人來找唐三。這場

靜默式的修煉才算結束。



大師帶著來找唐三的七寶琉璃宗弟子來到木屋前,「小三,妳出來一下。」



他的聲音不僅驚醒了唐三,也同時驚醒了史萊克七怪的其他人。衹聽見一聲

嘹亮的鳳鳴突然響起,哪怕是在木屋外,大師也能清晰地感覺到空氣突然灼熱,

緊接著,一道赤紅色的身影驟然衝破房頂騰空而起,而他之前所在的那間房屋一

瞬間便化為了灰燼。



有遮天之勢的火焰雙翼狂恣地伸展開來,帶著他的身體直衝入百米高空才停

下,下一刻,火光綻放,一圈巨大的火焰光芒擴散開來,擴張到五十米開外才漸

漸淡化。



「死胖子,回頭妳負責蓋房子。」



戴沐白、奧斯卡、唐三、小舞、寧榮榮和朱竹清幾乎同時從房間中走了出來。

唐三拉著小舞的手,她雖然看上去還是那樣的茫然,但不知道為什麽,自從和唐

三訂婚之後,她給人的感覺似乎不再那麽空洞了。



但唐三沒發現的是,小舞看空中馬紅俊的眼神竟然泛著一絲異彩,看著看著,

忽然舔了舔嘴唇,揉了揉肚子。



唐三這才注意到小舞的異狀,不禁有些疑惑,就連附在魂環和魂骨裏的小舞

的靈魂也不知道自己的肉身為什麽要做這個動作。



唐三忽然想到了什麽,對啊,我們都修煉了三天沒進米食,小舞一定是餓了。



「死胖子還不快下來!」說話的是戴沐白,嘴上雖然在罵著胖子,但大家臉

上的神色卻都是笑吟吟的。很明顯,馬紅俊突破了。



或許是因為馬紅俊現在是眾人中除了失去靈魂的小舞以外唯一一個沒有達到

魂帝境界的人,也或許是因為那天劍鬥羅帶給他的刺激太深了,激發了他鳳凰武

魂的潛力。三天時間過去,在前一級提升才數月的情況下,他竟然再做突破,魂

力提升到了五十九級的程度。距離六十級,衹剩下最後的瓶頸。



「好說,好說。要是修一次房子就能提升一級就好了。」胖子興奮的從天而

降,毫不掩飾自己的得意之情,在掃過小舞的絕美俏臉和唐三的疑惑表情時,眼

中的得意簡直要溢出來了,不禁哈哈大笑。



眾人衹知道馬紅俊終于迫于壓力突破了,卻不知道其實是前幾天當眾淩辱口

爆了小舞卻無人知曉的邪惡快感讓他體內的邪火再次覺醒,這才一舉突破。然而

由于馬紅俊淩辱得很隱蔽,這邪火屬性也變得狡猾起來,深深隱藏,是以眾人都

沒發現他的邪火再次覺醒進化了。



「死胖子,又得意忘形了。還笑得那麽淫蕩。哼,還不是最弱的一個。」跟

在大師身邊一起過來的白沈香在一旁嘟囔著。



這些天史萊克六怪變得跟行屍走肉似的,她心中也很擔心。要不是大師安慰

她,告訴她這是正常情況,恐怕她就要回唐門去請爺爺來幫忙了。此時見到眾人

恢復過來,馬紅俊還在做突破,不知道為什麽,她也很高興。是為了馬紅俊的提

升而高興麽?恐怕連她自己也不清楚。



聽到白沈香的話,馬紅俊的興奮頓時被打擊了,「香香,妳就不能誇獎我一

下麽?我也五十九級了。用不了多久就能衝擊六十級。以後我肯定不是最弱的。」

心裏卻在想「哼,要是那天我直接把小舞給上了,說不定這次直接六十級了呢。」



一邊說著想著,他還不懷好意的看了看奧斯卡。身為食物係魂師的奧斯卡,

就算天資再好,也不可能有他們這些戰魂師提升的快。而之前五年,他之所以能

夠達到六十級以上,實在是付出的太多太多,而胖子又實在懶惰了一些。



「看什麽看?死胖子,我們比比,看這次海神島之行誰提升的快。」奧斯卡

可是不會服輸的。自從擁有了第六魂環和那塊鏡像魂骨之後,他的自信已是大幅

度提升。



馬紅俊毫不示弱的道:「比就比,怕妳不成。有本事我們打賭。要是我贏了,

妳就讓我親榮榮一下,要是妳贏了,我就讓妳親我一下,怎麽樣?」



「滾——」奧斯卡飛起一腳,踢在胖子的屁股上。寧榮榮更是咬牙切齒的瞪

著他,要不是她並非戰魂師,恐怕就要上來好好的收拾收拾這口無遮攔的家夥。

話說榮榮生氣的樣子還真是俏啊,馬紅俊無良地想到。



白沈香可不會放過打擊胖子的機會,「看,本姓流露了吧。就知道妳不是好

人。」



「我……」和別人鬥嘴,胖子是很少落下風的,可一看到白沈香,他就萎了。

但誰也不知道他心裏卻在其實在想「哼,別看妳們現在一時威風,以後遲早都把

妳們都玩個遍。」



大師看到他們鬥嘴,淡然一笑道:「這幾天妳們應該都有所收獲吧。不用說

出來,仔細的去感受這種感覺。我建議妳們去海神島,就是希望妳們心中始終充

斥著這種感覺。不斷在壓力下榨取自己的潛能。壓力就是動力,但也同樣要掌握

好壓力的度。過猶不及。從劍鬥羅前輩身上,妳們應該也明白了自身與真正強者

之間的差距,希望妳們從海神島回來時,這份差距能夠大幅度的縮小。」



「是——」史萊克六怪同時正色應道。



大師這才轉向唐三,道:「小三,寧宗主派族人來請妳入宮。妳這就去吧。

我已經給妳們準備好此行所需的物品。明天一早,妳們就出發吧。」



「是,老師。」唐三答應一聲,小舞暫時交給朱竹清和寧榮榮照看。臨行前

還特意告訴她們小舞餓了,請她們幫忙給小舞喂一些吃的,最好是粥之類的食物,

方便失了靈魂的小舞下咽。朱竹清和寧榮榮自然點頭答應。唐三交代完了,就準

備和七寶琉璃宗來人入宮而去。



衹是走之前,唐三深深看了胖子一眼,他還在疑惑「為什麽小舞看到胖子亮

出武魂會覺得餓了呢?難道是因為像烤雞?」唐三搖頭失笑。



可這一眼看得馬紅俊卻是毛骨悚然,心中發寒「難道三哥他發現了?不,不

對,一定要冷靜,如果三哥發現了,我現在早就屍骨無存了。還是說他懷疑了?」

想到這裏,馬紅俊出了一身冷汗,竟有些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胖子妳跟著我有什麽事嗎?」唐三在門口停住,皺著眉問道,此刻的胖子

很不正常,但又說不出哪裏不對。



馬紅俊陡然驚醒,暗罵自己這是著了什麽魔,正支支吾吾不知道說什麽時,

忽然靈機一動,道「三、三哥,妳,妳看我和沈香的事……」白沈香是唐三的表

妹,更是唐門長老的孫女,馬紅俊在追求白沈香唐三也是知情的,此刻拿來當擋

箭牌真是再好不過了。



唐三看了看一邊等候的七寶琉璃宗弟子,眉頭皺得更緊了,心道「胖子怎麽

這麽不曉事,明明知道我這時要趕緊入宮,還挑這個時候來問我這些兒女私情的

事。」



當下便沒好氣地道「上次不是和妳說過了嗎,感情是雙方面的,難道妳真的

想委屈沈香嗎?」



「我……」馬紅俊剛想說什麽,卻被唐三打斷了「使者已經等了很久了,我

現在馬上要入宮,回頭我再跟妳說吧。」語罷跟著七寶琉璃宗弟子快步離去了。



馬紅俊長出口氣,看來三哥應該是沒發現什麽,但仔細品味剛才他說話的語

氣心中卻不由自主生出一股怨唸「人家爺爺都答應把沈香許配給我了,妳是我兄

弟卻不肯幫我!該死!兄弟妳不仁可就別怪我不義了。」馬紅俊暗罵唐三不夠兄

弟,可他自己卻把兄弟的女人給淩辱了。



「胖子,妳怎麽在這?」忽然寧榮榮和奧斯卡肩並肩走到了門口,寧榮榮疑

惑地問道。



「啊,我剛跟三哥討教了一下魂力的問題,對了,妳們怎麽出來了,妳不是

應該正照顧小舞嗎?」說起小舞,馬紅俊衹覺得自己全身都熱了起來,那天淩辱

小舞的感覺真是永生難忘,正意淫著忽然眼前一亮。



眼前的寧榮榮可也是個大美人啊。雖然不及小舞不食人間煙火般的絕色,那

也至少是傾國傾城的美貌了,要不然明明風騷得要死且帥得讓人嫉妒的奧斯卡怎

麽會為了她立下十年之約,何況他還是個食物係魂師。



五年不見,顯然寧榮榮出落得愈發動人了,一雙靈氣十足的大眼睛炯炯生輝。

如果說小舞的眼睛似玉,朱竹清的眼睛似霜,那寧榮榮的眼睛便似月,含情的時

候似滿月,笑起來的時候是月牙兒。奧斯卡和寧榮榮這兩個都有著好看眼睛的傻

瓜時常就含情脈脈地盯著對方的眼睛看,能一天都不眨眼。



不過最能打動馬紅俊這個色胚的還是寧榮榮嬌俏的粉唇,沒有過于明艷靚麗

的顏色,衹是多一分則過紅,少一分則偏淡,而且唇形非常好看,好看到衹要盯

著看30秒就會生出咬一口的衝動,唇瓣豐滿而不厚,弧度驚人卻不誇張。一般

聽美女說話,別人都是聽覺享受,在榮榮這裏卻是視覺享受,那兩瓣唇一抿一開

都實在是讓人想入非非。



「嗯,想入。」馬紅俊邪惡地想道。



寧榮榮雖然身材不及小舞修長,但也是玲瓏有致,該豐滿的地方絕不客氣,

該纖瘦的地方亦不含糊。一頭短發更是襯托出她的貴族氣質,更多了幾分英氣。



寧榮榮和奧斯卡似乎早就對馬紅俊的猥瑣眼光習以為常了,頓時沒好氣地道

「竹清在給小舞喂粥呢,反正有她照顧小舞,我和奧斯卡作為團隊的輔助當然要

去準備明天一路上要用的物資什麽的啊,難道本大小姐跟著一起喝西北風啊。」

寧榮榮大小姐脾氣一上來,別說馬紅俊,奧斯卡也有點吃不住。



但是奧斯卡夠猥瑣,盯著榮榮的嫩唇嘿嘿笑道「榮榮別擔心,我有大香腸可

以喂飽妳,比西北風好吃多了,管夠。」顯然奧斯卡這個正牌男友是知道榮榮小

嘴兒的妙處的。



寧榮榮看到奧斯卡的眼神,哪裏還不明白這死鬼一語雙關的話,頓時俏臉通

紅,羞怒地啐了奧斯卡一口,一記粉拳打在他胸口道「胖子還在呢,沒個正形。

不理妳了。」說著嬌羞地跑開了。



奧斯卡和馬紅俊相視皆是猥瑣一笑,笑著笑著奧斯卡也準備去追上寧榮榮了,

對馬紅俊說「胖子,午飯就別等我們了,我們在外面會久一點,晚上才回來。」

說完還用那雙桃花眼給了馬紅俊一個「妳懂的」的眼神。



「榮榮,等等我!」說著奧斯卡也跑遠了。



門口的馬紅俊形單影衹的,看著兩人打情罵俏的背影,頗有些落寞。大家都

成雙成對的,自己怎麽可能不羨慕呢?



馬紅俊很自然地想起了一道靚麗的倩影。



卻不是白沈香。



而是小舞。



上天恩賜的尤物。



「小舞……」想到小舞,馬紅俊的呼吸不禁急促起來,想到上次的旖旎風光,

馬紅俊的下身瞬間舉旗。忽然馬紅俊靈光一現「三哥入宮了,雖然不知道是什麽

事,但肯定一時半會兒回不來,榮榮和奧斯卡去采購說了晚上才回來。那麽,小

舞身邊就衹有戴老大,竹清和沈香了?」畢竟大師等老師和他們並不住在一片區

域。



想到這裏,馬紅俊忽然猛地抬起了頭,一個讓他興奮得發抖的計劃已經在他

腦海中形成……



在腦海中整理好細節,事不宜遲,馬紅俊趕緊跑起來去尋找白沈香,發現白

沈香正在左側的小樹林裏修煉魂力,馬紅俊心道「太好了,果然是一個人。」卻

衹是遠遠隱蔽自己,並不顯出蹤跡,在確認了白沈香位置後馬上就走,毫不拖泥

帶水。恐怕連馬紅俊自己也沒想到自己在這方面的執行力如此之強。



馬紅俊這下要去找的目標是戴沐白。



悄悄回到院子裏,沒驚動任何人,發現戴沐白正在廚房燒火。馬紅俊偷偷晃

了過去,做賊似的拍了拍戴沐白的肩膀道「戴老大。」



戴沐白嚇了一跳「死胖子走路不帶聲,想嚇死我啊。」



胖子嘿嘿淫笑,問「妳這是?竹清小舞她們呢?」



戴沐白自顧著燒火,道「哦,這是給小舞熬的粥,還差點火候。竹清在隔壁

院子裏照顧小舞呢。」



馬紅俊聽了後心裏有了底,感覺計劃已成了一半,當即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

顯得格外哀怨。



戴沐白笑罵道「我靠,妳個死胖子怎麽跟個怨婦一樣了。有什麽事直接跟哥

哥說。」



馬紅俊心中暗笑,果然上鉤了,戴老大沒別的好,對兄弟那真沒得說。當下

哀怨地道「還不妳們一個個都成雙成對的,我能不哀怨嗎?這麽些年我容易嗎我!」



戴沐白哈哈一笑,虎爪往胖子肩膀上一拍「我還以為是什麽事,妳小子邪火

又上來了?對了,妳不是和那個白沈香眉來眼去的嗎,怎麽?沒好上?」



馬紅俊這次不是裝模作樣了,當下把白沈香如何討厭他,唐三如何不幫他都

通通告訴了戴沐白。



戴沐白聽完胖子的話,微微沈默了一會兒,便沈聲道「這件事,小三確實不

太夠意思,自己兄弟,隨手便幫了。妳放心,我去幫妳跟白沈香說。」



馬紅俊心中樂開了花,臉上卻要露出焦急之色「戴老大,要不妳現在就去幫

我說說吧,妳看我們明天就要走了,雖然還不知道回不回得來呢,但萬一沈香不

肯跟我們走,等我們回來時,我怕就錯過了啊。我是真的很喜歡她。」馬紅俊在

心裏補了一句「但我更想操小舞。」



戴沐白不愧是史萊克七怪中的老大,對兄弟絕對仗義,當即就答應了,對馬

紅俊說「妳幫我看著火,要是粥好了就端過去。我去幫妳。沈香在哪,妳知道嗎?」



馬紅俊連忙點頭道「我知道我知道,在東側的小樹林裏修煉呢。」馬紅俊心

想,這趟妳可有得跑了,他們所在的院子正好是西側。史萊克學院作為天鬥帝國

第一大學院,占地面積自然沒得說。



戴沐白剛起身慾走,忽然頓住猶猶豫豫地對馬紅俊說「嗯,等下妳去送粥可

別告訴竹清我去找沈香了,我怕她……。哎,妳懂的,畢竟我那前科她可是從來

沒釋懷過。她可是屬貓的,我怕她炸毛。」說到這裏戴沐白也是無奈得很。



馬紅俊嘿嘿暗笑,面上卻拍著胸脯道「戴老大妳放心去吧,妳為了兄弟的事

這麽操心,我怎麽能出賣妳!」戴沐白哪知道等會兒一轉頭胖子就把他給賣了。



待戴沐白離開後,胖子開始看火,熬粥。約摸過了五分鐘,粥熬好了,胖子

連忙把火弄小,卻不急著端過去,心想「現在衹等竹清來了。嗯,再等十分鐘吧。」



原來,馬紅俊如果現在直接把粥端過去,反而不好解釋戴沐白怎麽不在了,

等竹清主動來找反而更有利于他的說辭。



百無聊賴地等著時間過去,馬紅俊想到離成功的時刻越來越近了,心中激動

無比,一想到等會兒能得償所願,他的雞巴簡直比燒火棍還要硬。



忽然馬紅俊看著竈上冒著白氣的熱粥,忽然靈機一動,嘿嘿淫笑起來,連忙

取了個碗,然後對著碗底開始擼動他那根脹得燙手的雞巴,打起飛機來。



「呼,好爽,小舞,等下,給妳,給妳喝,哥哥的,特制熱粥,呼,哦,走

妳。」右手上下不停地擼動了五分多鐘,滾燙的精液頓時噴射而出,足足射了小

半碗。



「沐白?粥怎麽還沒好。」忽然朱竹清冷艷的聲音從院子外傳來,嚇得馬紅

俊趕緊拉好褲子,眼看聲音越來越近,碗裏的精液怎麽辦,要是被發現,以竹清

的性格,他就真是個死胖子了。



胖子也顧不得許多了,趕緊拿起勺子往碗裏倒粥,又使勁攪動。



「咦?胖子,怎麽是妳。沐白不是在給小舞熬粥嗎?」朱竹清進來發現衹有

馬紅俊在,不禁疑惑問道。



馬紅俊連忙裝作無辜的樣子,道「從頭到尾衹有我一個人在這裏熬粥啊。」



胖子仔細打量著眼前的冷艷少女,黑色長發自然垂下,秀麗清冷,一雙眸子

如貓一般神秘迷離,卻偏偏有著一張完美童顏。再往下看,馬紅俊拼盡了全力才

使自己的口水沒有流出來。精巧的鎖骨下是一對與童顏極不相稱的快要把貴族女

式蕾絲月白襯衫撐爆的豐滿豪乳,挺拔陡峭,晃動人心,如朱竹清的性格一樣孤

高不可攀援,散發著驚人的視覺衝擊。馬紅俊不得不擔心萬一哪天沒有了衣服的

束縛,那這對奶子豈不是要一飛衝天?纖腰玉腿雖然也遠超大多數美女,但和那

逆天的童顏巨乳相比,反而不那麽惹人注目了。



馬紅俊突然在心裏蹦出這麽一句話「小舞的腿,竹清的胸,榮榮的嘴。那可

都是極好的。」想著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



朱竹清聽胖子說戴沐白沒來過廚房不禁皺住了眉頭,流露出一股肅殺之氣。

忽然目光停在竈頭的那碗粥上「粥熬好了?我來嘗嘗看。」



馬紅俊嚇得肝膽俱裂,表面上看那是一碗粥,可實際上衹是半碗,裏面還有

他的萬千子孫呢,萬一被發現可就遭了,可朱竹清乃是敏攻魂師,速度極快,自

己便是想也來不及阻止了。



衹見朱竹清靈巧地越過胖子,從碗裏舀起一勺粥,嘟著豐滿的唇輕輕吹了口

氣,朱竹青的唇色帶一點淡淡的紫,此刻顯然格外冷艷,粥有沒有被吹涼不知道,

馬紅俊的雞巴倒是被「吹」硬了,一想到朱竹清要第一個吃他的「特制愛意粥」,

他的雞巴差點把褲子頂起來,但又擔心朱竹清發現裏面的奧秘。要是去奪下來,

恐怕更會直接引起朱竹清的懷疑。



橫豎都是死,不如先爽。



「死就死吧,快吃吧,快吃吧。」胖子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又緊張又刺激

地看著自己的精液是如何一步步進入朱竹清那凜然不可侵犯的高冷唇齒間的。



紅唇微張,一條鮮紅的香舌托著勺子底將勺內混著精液的熱粥一口吞入。



天吶,除了戴老大視天下男人如無物的冷傲美人朱竹清在喝我的精液,舌頭

還托在與精液親密接觸過的勺子上!爆炸,瘋了,馬紅俊連忙躬住身子,以防醜

態被發現。



突然朱竹清嗆了一下,來不及捂嘴,一絲白濁的液體就順勢咳出來剛好挂在

嘴角。馬紅俊發誓,那黏度絕對不是粥可以達到的,那不就是……馬紅俊心裏害

怕極了,可偏偏就是要作死地問「怎麽了?不好吃嗎?」潛臺詞卻是「哥哥的精

液不好吃嗎?」



朱竹清擺了擺手,胸前一陣蕩漾,那洶湧的波濤把馬紅俊都快看傻了,衹聽

見朱竹清說「太燙了,是我自己不小心。」原來自從知道戴沐白壓根都不在廚房

後,朱竹清就一直心不在焉,也沒用魂力保護自己,結果一口滾燙的粥入口,把

自己燙到了。



馬紅俊心裏的石頭落了一半,可他作死的勁又上來了,突然指著朱竹清的嘴

角,微微使了個眼色。



朱竹清先是一愣,很快意識到了什麽,不禁有些赧然,飛快地伸了下舌頭把

嘴角的「粥」給掃進嘴裏,心道「真是太不淑女了,星鬥帝國皇室的禮儀剛剛可

都忘得一幹二凈。」



朱竹清靈巧的香舌把嘴角的精液掃進嘴裏的那一瞬間,馬紅俊衹覺得自己的

心臟已經到了爆炸的臨界點。要不是朱竹清是大哥戴沐白的女人,要不是她是未

來星鬥帝國的皇後,要不是她如此高冷美艷生人莫近,要不是她橫掃天上地下無

敵手的童顏巨乳,他都不會覺得有這麽刺激。



然而入口的一瞬間,朱竹清就又皺了皺眉「這粥……味道怎麽腥腥的。」



馬紅俊嚇得渾身一激靈,趕緊打圓場道「哦,哦。這,這是加了點海鮮魚醬,

我們這不馬上要去海神島了嘛,我這是提前做適應呢。除了腥腥的,味道……味

道怎麽樣?」馬紅俊真是大難不死立馬作死,最後這句話問出來時,自己都沒發

現他的聲音顫抖得厲害。



朱竹清實際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戴沐白去哪兒了,雖覺得怪怪的,一時也沒

多想這廚房裏哪來的魚醬,聽到馬紅俊猥瑣的發問衹是禮貌性地對胖子微笑道

「嗯,很好喝!」



這個笑容,胖子覺得自己都快要爽醉了,那感覺就好像在問朱竹清「哥哥的

精液好吃嗎?」「嗯,好好吃。」馬紅俊衹覺得自己的邪火已然燎原。



「該死的戴沐白又去哪裏拈花惹草了。」朱竹清面若冷霜,語氣帶煞地低聲

說著,沒有注意到胖子的異常,正準備端著粥去喂小舞。



胖子覺得火候差不多了,忽然支支吾吾地叫住朱竹清,道「竹清,那個,那

個,我告訴妳,妳可別告訴戴老大。」



「嗯?」朱竹清沒發現剛才馬紅俊隱藏得很好的猥褻目光,想了想道「妳說

吧。」她性格本就高冷,不太會說多餘的話,既然這麽說了,就表示肯定不會告

訴戴沐白。



馬紅俊心頭火熱,衹覺得計劃成功在望,當即裝作很痛心疾首的樣子道「戴

老大讓我幫他熬粥,他……他自己……卻……」說到這裏胖子自己臉憋得通紅,

不禁佩服自己的演技。



「他去哪兒了?」朱竹清心中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他……我看見……看見他追著沈香出去了。」胖子也是雞賊,告訴朱竹清

戴沐白的去向,卻偏偏話衹說一半,讓她找去吧,等找完說不得還要家暴一番,

到時候自己早就……



朱竹清氣得俏臉發青,兩肩發抖,這下可不得了,連帶著胸前那對波濤洶湧

微微搖動,大有風不平浪不盡,撼天動地的壯闊景象,當真美不勝收。這乳搖福

利把胖子細長的猥瑣眼都看圓了。



朱竹清正在氣頭上,沒工夫注意胖子,衹聽得她冷聲道「我去找戴沐白,妳

把粥端進去喂小舞喝粥。」語罷竟是把粥放下直接轉身就走,可見其雷厲風行。

然而朱竹清轉身轉得太猛了,那一對豪乳瞬間橫搖出更動人魂魄的弧度和浪線,

讓馬紅俊心中大呼大飽眼福。



但胖子沒看到的是轉身的瞬間,朱竹清雙目發紅,竟隱隱含淚,其實朱竹清

心裏委屈得很,經歷過那麽多坎坎坷坷好不容易接受戴沐白的愛了,自己一片芳

心都係在他身上,誰知道他轉身就去泡別的女人,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浪子回

頭?真是天大的笑話!



朱竹清正沈浸在悲傷的情緒中,竟然沒注意腳下的門檻。平時以她的實力,

自然閉著眼都不用擔心什麽門檻,可此時她正陷入深愛之人的背叛情緒中,于是

一不留神被絆得向前一倒。



「小心!」



「呀!」



在一聲嬌呼聲,胖子連忙伸手往前抱住即將跌倒的朱竹清,雙手越過少女的

腋下,竟好死不死地直接按在了朱竹清滿含凶氣孤高傲然的豪乳上,還鬼使神差

地捏了一把。真是兩手根本握不住啊,馬紅俊驚人地發現自己的手指居然完全陷

了進去,隔著衣料都能感受到那豐腴柔彈滑脂綿酥的升天觸感,更如閃電一般迅

速刺激著馬紅俊那雙猥瑣大手的每一處神經。



神吶!這,這真的是少女可以擁有的溫柔和偉大嗎?



伴隨一聲羞怒的嬌呼,和一道猛烈的巴掌聲,朱竹清飛也似地跑走了,遠遠

傳來她飽含殺意的聲音「敢說出去,妳就死定了!」



胖子呆呆地摸著自己火辣辣的臉,感受剛才手上傳來的驚人觸感,心想,一

個巴掌換竹清喝我的精液,還贈送摸一次大奶,怎麽都賺翻了啊。細細回想剛才

那驚鴻一現的完美觸感,馬紅俊的雞巴再次吹響戰鬥號角!



回頭看了看竈上的粥,想到一切阻礙均已成功解除,絕色少女毫不設防地準

備挨操,馬紅俊再也抑制不住心頭的邪火,端起粥飛快地衝進了隔壁院子。



小舞,我的小舞,哥哥來啦!

本站资源由 色琪琪男人AV的天堂,男人的天堂,色偷偷亚洲男人的天堂,男人的天堂网页 提供   广告合作:hz88@ppp007.com